2020德国职业足球联盟经营报告:「健康联赛」养成计划 收藏

近日德国足球被卷上了风口浪尖,由于极端球迷的举动,德甲拜仁与霍芬海姆的比赛一度中断,最终双方「配合」完成了比赛的最后13分钟,而随后柏林联对阵沃尔夫斯堡的联赛中,中断也出现了……

在这背后,一方面是,另一方面,这个经营状况出色的联赛,也一再在商业世界里交出高分答卷——究竟是不是到了改变的时候,确实还很难说。

最近的一份德国职业联盟经营报告显示,18/19赛季德甲和德乙36家俱乐部共创收48亿欧元,缴纳14亿欧元税费及福利,直接或间接提供了56,081个工作岗位,28家俱乐部实现盈利。

如需要获取2019中文版报告和2020英文版报告,可以后台回复关键词「德国足球」获得下载链接

德国职业足球联盟(DFL)近日发布了2020年度经营报告,18/19赛季德甲和德乙36家俱乐部共创收48亿欧元,缴纳14亿欧元税费及福利,直接或间接提供了56,081个工作岗位,28家俱乐部实现盈利。

恰逢拜仁极端球迷霍芬海姆老板事件,读完这份报告,你会对被誉为「最健康联赛」的德甲(及德乙)有更全面的了解,也会对类似的矛盾有更深层次的思考。

每年DFL都会对当季德甲和德乙全部36家俱乐部进行严格审核,只有满足各项财务和经营指标后才会发放参赛许可。

DFL GmbH作为DFL全资子公司全面打理联盟的商务运作。 DFL将联赛、超级杯和升降级附加赛的媒体及特许经营权收入分配给各家俱乐部,并收取6.25%作为运营费用。

18/19赛季德甲联赛总收入有史以来第一次突破40亿大关,达到40.2亿欧元,较17/18赛季上升5.4%。而与11/12赛季的20.8亿相比,七年间实现了翻倍。

增长主要源自两方面。 一方面是媒体转播收入,14.8亿欧元也创造了历史纪录,较17/18赛季增长18.8%。 由于接下来两个赛季德甲和德乙依然处在现在这份转播合同中,可以预见媒体转播收入未来还会进一步增长。

另一个主要增长点是转会费收入,18/19赛季该项收入达到6.75亿,上升4.5%。其中扣除转会支出后有14支俱乐部实现转会盈利,大部分球队的阵容投资较为谨慎。

比赛收入(即门票收入)、广告收入和授权商品收入则小幅下降3-4个百分点,主要源于汉堡和科隆两家老牌俱乐部的缺席。

媒体转播收入占总收入的37%,是德甲最为倚重的收入来源。 广告、转会费及比赛收入紧随其后,分别占21%、17%和13%。 授权商品和其他收入合占12%。

支出方面,18/19赛季18家德甲俱乐部的总和达到39亿欧元,增长4.8%,涨幅低于收入。最大的支出项目来自竞技相关人员的工资,达到14.3亿,增长8.6%,占总支出的37%。

竞技相关人员工资占总收入的比例上升一个百分点至36%,总人工成本占收入比也从41%上升至42%,依然处在可控的水平。

※该比例的分母为全部收入,与通常所说的工资营收比的分母不同,差别主要在于转会收益。

转会支出达8.4亿欧元,总体高于转会收入,较15/16赛季增长了三分之二。

※此处报告未对转会支出做出详细定义,从会计惯例上看,此项似乎应该是球员注册权的摊销。

过去四个赛季DFL对俱乐部的财政监管卓有成效。 所有俱乐部18/19赛季净利润合计1.3亿欧元,净利率约3.2%,18支球队中有14支实现了盈利。

所有者权益也迎来可喜的增长(13%),达到18.1亿欧元,而主要负债则下降5%到14.6亿。衡量公司财政稳定性的股东权益比率从43.1%上升至47.7%。

国际知名咨询公司凯度(Kantar)在18/19赛季结束前进行了一项旨在反映德国7,000万14岁以上居民民意的社会调查:

德甲的受欢迎程度从售票方面也可以得到印证,场均42,738的上座人数继续独步全球。 场均3.2个进球的数据也领先于英超(2.8)、意甲(2.7)、西甲(2.6)和法甲(2.6),极佳的观赏性体现在了排名第三的联赛场均转播收入上。

德甲和德乙对当地社区的正面影响不仅仅是提供一项娱乐方式,18/19赛季36家俱乐部缴纳的各项税费和福利合计高达14亿欧元,创历史新高。过去十年,德国职业足球一共贡献了99亿税收和福利。

18/19赛季德国职业足球为当地直接或间接创造的工作岗位达到56,081个,较十年前增长了52%。

从2002年起,德国职业足球俱乐部一共在青训上投入了近18亿欧元,为德国足球的崛起作出了卓越的贡献。

这些并不常见的分析维度让我们更全面地了解到,一个健康又蓬勃发展的足球联赛可以给一个社会带来什么。

笔者在准备此文时,恰逢极端球迷霍普之时。 DFL一直以来的运营模式,尤其是备受争议的「50+1」,再次成为议论的焦点。

「50+1」,简而言之就是无论投资者拥有俱乐部多少股份,球迷协会的投票权必须大于50%,即俱乐部的重大事项必须由球迷协会决定。霍普正是因为跳出这一条款实现了对「霍村」的控制,从而招致了极端球迷的不满。

跳出「50+1」的要求是,过去二十年不仅要连续不间断投入到俱乐部,而且必须发挥显著作用,最后需要俱乐部以及DFL董事会同意。

职业足球诞生于社区,最早的俱乐部所有收入都来自门票,和任何娱乐业一样,本质都是一项消费者花钱取悦自己的游戏。

因此,俱乐部与球迷的关系如同鱼水之情。纵使如今门票不再是俱乐部主要收入,转播权和商业价值根本上还是来源于球迷基数。

但随着资本的涌入,球迷和俱乐部之间的闭环被打破。这些资本或为逐利、或出于个人喜好,无形之中推高了职业球员市场。

得到金主青睐的球队蒸蒸日上,其他球队有的迫于成绩压力借贷投入,有的甘于平庸走向没落。

最可怕的是,拥有了资本之后,球迷似乎不再重要。球迷在或不在、开心与否,只要有钱就够了。任凭这种心态蔓延,足球运动的根基会不会动摇?

「50+1」的意图就是宁肯牺牲资本投入,也要保证球迷在俱乐部重大事项的话语权,避免俱乐部做出伤害球迷感情的决定,伤及德国足球的根基。

这条1998年开始设立的条款,加上DFL一系列财政监管措施保证了二十年来的职业俱乐部的稳定和健康,助推德国男足国家队从低谷走上世界之巅,却也造就了德甲球队在欧洲赛场上因财力不足而处于劣势的局面。

德国拥有全世界最忠诚的球迷,他们对球队的支持不受竞技成绩的影响。同时「忠诚」也可能演变成「蛮横」,任何触及自身利益的事物一概拒绝,或者演变成「极端」,即便是霍普这样尽心尽力的老者也无法逃过谩骂。

尽管倍受非议,「50+1」制度依然受到本土绝大多数俱乐部的拥护,在最近的一次全体表决中,36家俱乐部中只有4家赞成废除该制度。

任何事物都有两面。我们从报告中已经见识了尊重球迷、稳健运营的德国职业足球为德国甚至世界带来了什么,也了解到这份尊重和稳定背后的代价。

职业足球的理想形态,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种模样。可以达成共识的是,我们所需要的的职业联赛应当为社会带来更多光和热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